互聯網的下一個50年會更好嗎?

行業資訊 /2019-12-30

20191210085307876.jpg

從1969年至今,互聯網已誕生50周年。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互聯網在過去50年改變了人們的生活,也將在未來50年發生更大的改變。

皮尤研究中心和埃隆大學的“想象互聯網”中心采訪了幾百名科技專家,專家們清醒認識到:只有當人們以開放的心態擁抱變革,才能真正從數字世界中贏得更好的安全保障和經濟利益。

本期全媒派精編皮尤研究中心的文章,一起來看看專家們的預測、擔憂和希冀。

更好的未來?更壞的未來?

皮尤研究中心提出的問題如下:

2019年是互聯網誕生的第50年,下一個50年將會是什么樣?請告訴我們您認為互聯網、平臺及手機應用將會如何融入人們的生活?您可以從任何角度看待這個問題,包括:

· 您希望未來數字世界中的平臺公司如何變化?

· 您希望互聯網上的應用及其功能出現哪些變化?

· 數字工具將會如何融入生活?會有什么全新的體驗?

· 如今互聯網正在發生什么變革?

· 在過去幾年間,有哪些新的規則、法律和創新正在改變互聯網?

面對這些問題,72%的受訪專家表示他們認為未來將會變得更好,有25%的專家則保持悲觀,認為未來的互聯網世界將變得更壞,還有3%的專家認為并不會發生任何重要的改變。

但皮尤也強調,這并不是一次科學的隨機取樣調查。受訪者們的言論只代表個人觀點,無法投射到任何人群,也并不代表其所在機構的立場。

2069年:充滿希望的未來

從令人驚嘆的技術進步到反烏托邦式的發展,未來的互聯網將會變成什么樣?科學家設想了未來五十年內,互聯網可能會出現的各種情況。

當受訪者分享他們對未來的幻想時,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表示了對人類未來的希望和關切。一方面是技術帶來的進步,比如腦機接口、虛擬沉浸式體驗,以及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另一方面,受訪者們還希望推動法律規范、國際公約、科技系統和教育的改革,以此更好地適應數字世界。

萬物互聯

網絡工程期刊管理編輯,美國SLAC國家加速器實驗室名譽研究員 Bebo White

“我們今天所熟知的互聯網將會在未來變得無處不在,并在后臺隱形。所謂的‘應用程序’將與家庭、交通工具和可穿戴設備無縫結合,安全和隱私技術的進步將使其成為可能?!?/span>

美國佐治亞理工學院“以人為本”計算機博士項目主管 Ashok Goel

“互聯網將變得無處不在、無所不知并且幾乎無所不能。世界上每個人都可以訪問互聯網,互聯網也可以訪問任何人、任何內容,它將成為人類所有知識和數據的存儲庫。當然,個人、機構、公司和國家在使用這些數據和知識時,合作和競爭也同時存在,可能需要一套新的法律和價值觀來加強協作、應對挑戰?!?nbsp;

法國波爾圖大學萊奧納多·達芬奇分校人工智能與軟件工程專業教授 Jean-Claude Heudin

“互聯網將無處不在,就像空氣一樣,建立一個連接所有人、機器和其他物體的網絡空間。到處都是人工智能,包括嵌入式智能和環境智能?!?/span>

弗吉尼亞理工大學IT安全實驗室主管兼首席信息安全官 Randy Marchany

“我認為,未來變化最大的將會是人機交互。最初,計算機的主要通信方式都以鍵盤為基礎,如今自然語言設備(Watson,Alexa,Siri)正在成為主流,谷歌眼鏡式的AR設備也將成為訪問和輸入信息的主要方法。

除此之外,隨著舊技術及相關工作崗位的消失,新科技將對之前的工業革命成果造成社會性的破壞。政府機關、生活方式都將從根本上改變,關于新技術和舊世界的觀點也將兩極分化。我們如何處理這種極化,將直接決定能否平穩地從舊過渡到新?!?/span>

未來研究所研究員 Jamais Cascio

“我認為50年內AI主要有三種廣泛應用的場景。

一是EVERYWARE。這是用來組織架構氣候災難發生的危機管理系統,以應對持續發生的熱浪、干旱、山火和臺風。 

二是ABANDONWARE。這也是一個由危機驅動的系統,但主要是為了限制AI在人類生活中的作用,將AI的主流語言設計為‘服從’,避免因此產生環境、經濟和政治等方面的危機。

三是SUPERWARE。到2069年,人類在后工業時代、后信息化世界中要做的工作,都需要大量的情感勞動、獨特的創意天賦,或是僅僅是出于樂趣才去工作。2020年之前出生的人可能會將這種情況視為‘機器人保姆式的國家社會主義’,只會‘破壞人的尊嚴’,因此這個系統的AI設計語言主要是‘關愛’?!?/span>

生活質量提高

互聯網技術將讓人們更長壽、更健康,科學的進步將進一步模糊人類和機器之間的界限。

Verizon智能社群組織首席技術官 Geoff Arnold

“未來的人們將擁有更高的健康水平,但自由更少,孤獨感下降,工作量也會減少?!?/span>

法律專家,《算法的FDA》作者 Andrew Tutt

“復雜自動化將完全改變世界,還會引起交通、工業、傳播、教育、能源、醫療甚至基礎研究領域的突破性進展。智能AI也將為基礎研究做出巨大貢獻,甚至會創造自己的科學發現?!?/span>

Altimeter Group行業分析專家,專攻數據分析和數字策略領域 Susan Etlinger

“科學家們在假肢、神經科學等領域進行了大量研究,試圖將人類大腦活動破譯為外顯形式。高科技移植器官和假肢在現在和將來都有非常實際的應用,能輔助行動、記憶、智力等身體和神經功能?!?/span>

工作內容重塑

未來,人工智能工具將接管所有重復的、不安全的、或是對勞動者身體造成損傷的工作,這樣一來,人類就能有更多閑暇時間。

密歇根大學計算機科學教授 Benjamin Kuipers

“我們正在研究的數字技術有望大大增加整個社會的可用資源,雖然一些工作將被機器取代,但人們對有意義的工作有內在需求。如果我們可以用新資源支持這類工作,就可以為更多人創造有意義的工作崗位?!?/span>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工程學帶頭人,自動化實驗室負責人 Ken Goldberg

“我相信我們面臨的問題并不是‘機器何時會超過人類智力’,而是‘人類應當如何和機器共同工作’。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可以激發我們的思考,判斷什么類型的工作才是我們真正想做的,以及如何改變我們的思維方式,與機器建立起新的合作關系?!?/span>

個人體驗定制化

羅斯霍曼理工學院計算機科學和軟件工程系副教授 Michael Wollowski

“我們的大部分生活將變得自動化,還能控制自動化程度。技術將成為有禮貌的私人助理,基于行為模式的科技可以為主人規劃很多事情,還能提出其他備選方案。

獨立研究機構“媒體心理學研究中心”主任 Pamela Rutledge:

“科技賦予了人類更多的控制權,這是人類的基本需求,也是履行公民權利的前提?!?/span>

合筑地球村

50年后,世界將完全聯網,大大加強了國際合作和社群發展,不再受到距離、語言和時間的限制。

未來主義者,檀香山社區學院信息科技主任 Mike Meyer

“技術將成為人類身體的一部分,同時也會塑造我們生活的社群。通訊技術發達,地球終將成為地球村。我們的文化將會以星球為單位,這可能會消除種族歧視和仇外心理等問題。

索尼Play Station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高級工程總監 Gabor Melli

“到2070年,多數人都愿意把時間花費在AR上?;ヂ摼W和數字生活令人驚嘆,甚至會延伸到地球之外。接下來,將高速發展的方向是:無監督機器學習、融合能力和全能的量子計算?!?/span>

個體參與公共議題更便捷

科技和復雜組織變革咨詢公司Meta Strategies總裁 Liz Rykert

“我們將看到越來越多支持問責制的整合工具?;ヂ摼W將允許我們監督、共享正在發生的事件信息,不論是氣候變化還是種族主義事件?!?/span>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高盛公共政策學院院長 Henry E. Brady

“互聯網的最大影響是,建立了使用‘話題’、‘點贊’或其他機制來實現‘自治’的社群。這些群體不斷發展壯大,在網絡空間表達自己的需求和喜好。

2069年:令人憂懼的未來

樂觀主義者對“世界將會變得更壞”這一說法的回應是,未來50年內,數字技術的進步將延長人類壽命,帶來更多娛樂,讓財富和權力的分配更加公平。

但是與此同時,更多專家都發出了警告,為除非推出強有力的政策,否則企業可能會全面提高對用戶的監控并濫用用戶數據,互聯網的安全系統漏洞將持續存在,數字鴻溝也將進一步加深。

技術鴻溝擴大

隨著少數人在財富、健康和教育等資源方面的積累,窮人和富人之間的技術鴻溝會進一步擴大。

肯尼亞ICT行動網絡聯合負責人 Grace Mutung'u

“隨著技術的融合,人類會喪失自主性,技術也將加劇現有的不平等。例如,目前中低收入國家主要從發達國家學習先進技術,很少參與技術研發和設計。他們可能會進一步遭受‘技術殖民主義’的侵害。

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高級研究員,未來研究所董事會成員 Michael Kleeman

“由于經濟差距,只有擁有更多資源、財富的人才能使用最新的科技。數字鴻溝將不再限于設備,也牽涉到使用技術的安全性、隱私保護和自主權。

互聯網威脅加劇

國外的科學家們還擔心,強大的精英階層將控制互聯網,使用互聯網進行監控并操縱他人,同時提供大量的娛樂活動,以麻痹普通群眾。

Craig Burdett

“全社會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我們愿意放棄多少隱私和自主權,來換取便利?;ヂ摼W本身是良性的,但在便利服務背后的那些公司和管理者才是最大的威脅。就像槍支(有其兩面性)一樣?!?/span>

某科技公司的主管 John Sniadowski

“對于絕大多數的互聯網用戶來說,使用網絡就像喝茶一樣,打開水龍頭、倒水、燒開、加入茶葉,他們從沒有考慮過提供水源和電力的基礎設施。這意味著人們為了生活更便利,也會隨意使用互聯網,而不考慮帶來的后果。

互聯,還是孤獨

高度連接的未來社會由孤立的個體組成,他們無法形成或維持未經媒介化的人際關系。

達特茅斯學院社會學系研究員,哈佛伯克曼·克萊因互聯網與社會中心研究員 Luke Stark

“日益發展、無所不在的數字系統可以將人封閉在個性化的AR體驗中,卻不能加強人與人之間的持久聯系。不僅如此,人們之間的連接還會被監視、被衡量、被跟蹤,科技公司們打著‘健康’或‘社群’的幌子,利用用戶提高經濟效益,且讓用戶更加順從。

一位匿名的名譽教授還表示,“可悲的是,我們幾乎將所有的時間都花費在互聯網上,我們每天玩手機的平均時間超過5個小時。而50年后,手機將會被各種智能設備、植入設備所取代。人際關系和自由都要為此讓步?!?/span>

隱私走向終結

未來,個人隱私將變成一個過時的概念,人們愿意為完善的醫療、娛樂和安全保障讓渡隱私。

亞利桑那大學數字社會與數據研究中心研究員 Betsy Williams

“個人隱私在很大程度上將成為富人的奢侈品,他們將為網絡服務支付額外的費用,甚至使用獨立網絡,來保護自己的隱私和安全?!?/span>

班戈大學政治傳播和新聞專業教授 Vian Bakir

“假設商業力量仍然在互聯網中占據主導,國際監管依舊薄弱,用戶仍然愿意放棄數據以使用聯網服務和應用,那么我就可以預測一個不正常的未來,監視無處不在,隱私和自由成為遙遠的記憶。

關系經濟革命理論的創始人 Jerry Michalski

“半個世紀是很長的時間,未來有許多種可能——軟件可能會具有‘個性’,它擁有權利、個性和有限的責任;

加密貨幣及其分發系統已經幫助地球上三分之一的人口脫離原始國籍,加入新的‘自選族群’;極少數人有隱私和全職工作;真相難以存在,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造假,一切都令人懷疑;數字平臺仍在監視我們,并且利用其存在和力量來協助我們更好地共治?!?/span>

信任遭遇拷問

一旦數字世界扒光了用戶的隱私,也會帶來混亂。有時用戶失去對某項服務的信任,有時又會過度信任某項服務,他們經常需要冒險嘗試。

科學家,參與合著《美國互聯公共政治》 Thad Hall

“媒體報道事實的能力將會受到阻礙,即便是同一個事件,也會有完全不同的視頻和音頻記錄。即便是總統的會議發言,也會不斷受到爭議,因為不斷刷新的實時信息流會展現出全世界不同的觀點,人們之間的分歧也會更大。我們將會收到不同的新聞,而假新聞的泛濫使得信息真假難辨。

在接下來的50年間,兩極化和部落化的趨勢將更加明顯,廣告商也會將人們推向不同的方向,他們以某種方式細分人群,人們并不會意識到他人使用的產品和自己不同?!?/span>

硅谷某科技公司前任CEO,現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傳媒經濟與創業專業教師 Alan Mutter

“我希望未來的互聯網用戶能掌控他們自己的數據、互動和接收到的內容,但我擔心谷歌、臉書、亞馬遜等平臺會反其道而行之。我們將被平臺所擺布?!?/span>

沒有‘Planet B’

人類的未來與自然的未來密不可分,如果不采取足夠的措施減少環境破壞,人類未來50年就會受到威脅。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可持續數字化發展主席 Divina Frau-Meigs

“環境問題將是未來50年人人都想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我們沒有‘Planet B’”。

哈佛伯克曼·克萊因互聯網與社會中心研究員 Judith Donath

“西方文明導致了地球資源的肆意揮霍,面對人類引發的大規模物種滅絕以及災難性的氣候變化,作為地球上的物種,我們似乎無所作為。試想,有一個‘人工智能政府’,能夠通過程序重新平衡人類和自然。盡管在現實中,個人的力量將變得渺小,欲望將被重塑,行為也可能被微妙地影響。不過,這可能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span>

生存還是毀滅?全由人類決定

麻省理工學院數字經濟倡議主管、《機器,平臺,人群:駕馭我們的數字未來》一書的作者Erik Brynjolfsson認為,現在我們做出的選擇可以影響未來的發展。他寫道:“我不認為目前的技術框架可以直接導致‘好’或‘壞’,重點是‘未來仍然晦暗不明,我們該如何塑造未來’?”

人類應真正承擔責任

其他人也有類似的看法。

企業家,前記者,ICANN主席兼Wellville創始人 Esther Dyson

“互聯網的影響力并不完全取決于技術,而是取決于我們如何對待它?;ヂ摼W如此強大,能讓我們立刻滿足一些短期需求,但我們需要學習如何長期思考。

迄今為止,在這方面我們做的工作還很不夠:用戶沉迷于短期的愉悅中,更看重建立關系而非維系關系;企業看重季報是否亮眼,而非培養自己的員工;非盈利組織只是為了運營項目,而不是建立成熟的機構;政客們更是只看重選舉和權力。我們是否有足夠的集體智慧去教育下一代,讓他們做得更好?

馬里蘭大學人機交互實驗室杰出教授和創始人 Ben Shneiderman

“決定未來的人,必將是那些知道如何利用技術保護信任、同理心、責任和隱私的人。社會階層逐漸多樣化,支撐社區建設,完善民主政治,發展商業機遇。醫療系統收集患者數據,但也能提供更豐富的患者健康報告和治療方案,甚至能讓患者自己隨時查看自己的健康情況?!?/span>

Altimeter Group的行業分析專家,數據分析和數字策略專家 Susan Etlinger

“五十年內,我們所熟悉的互聯網很大程度上會被淘汰,互聯網組織信息的形式不再是鏈接、應用程序和網站,將會以對話、觸覺的數字互動形式嵌入我們的生活。這樣一來,物理世界和數字世界之間的區別將逐漸消失,但我們現在做出的決定,將直接影響我們能否正確使用技術。” 

完善監管體系

互聯網幾乎不受管制的時代即將終結。未來,政府和領先的科技公司們將會建立管制框架,旨在保護公共利益。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彭博商業周刊》、BBC等多家媒體撰稿人 Adam  Popescu

“網絡的陰暗面已經出現,從過去的五年來看,網絡的‘武器化’趨勢正在加強,這意味著監管的必要性。嚴肅的改變應該開始了?!?/span>

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麻省理工學院圖書館信息科技項目主導人 Micah  Altman

“技術如何影響人類和社會運轉,主要取決于我們在設計技術時所嵌入的價值觀。通過適當的監管,科技可以極大地提高人類的能力。否則,這些技術可能會導致財富和權力高度集中?!?/span>

但比起這些悲觀的預言,互聯網帶來的希望更大。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副教授Alex Halavais說,“隨著時間的推移,新科技的發展和傳播對我們的生活產生了積極的凈影響。比起壓迫,技術給人們帶來的更多是自由;比起剝削和破壞,技術帶來的更多是富足、創新。我認為未來會更好。

互聯網協會紐約分會主席Joly MacFie則判斷道,我們仍然處在數字社會的青春期階段,未來,成熟的數字社會將具備普遍性、包容性、安全性和堅固性?!?/span>

2069年究竟是什么樣?普通的用戶也許一無所知。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你的一舉一動,都在影響那個未來的世界。

(本文轉載自鈦媒體,作者全媒派,文章鏈接https://www.tmtpost.com/4209720.html)

街机海王捕鱼安装 北京快中彩 日本av女优拍戏性生活是真是假 麻将神器软件下载 东京热背景音乐是什么 老11选5走势图 亚洲人成在线播放网站 河北11选5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 网上麻将平台赚什么钱 山西11选5 成都快餐女上门 最新岛国片番号网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开 倍儿性 日本女优 男用器具 安徽11选5 腰斩的比赛比分怎么算